img02
img05 img06 img07 img08 img09 img10 img11
同步整流芯片
LED调光芯片
样品申请
JC75H系列
微功耗电源管理芯片
电源芯片
点击此处进入所有产品
HOLTEK单片机系列:(HT46XX/HT48XX/HT49XX系列)
MICRONE(南京微盟电子)
上海贝岭-集成电路
TOREX (电压检测/稳压/DC-DC转换)
芯龙
电压检测芯片(其他品牌)
锂电池充电、管理
存储器 EEPROM(HT24LC02/HT93LC46/AT24LC02/***4LC02...)
液晶驱动芯片(HT1621/HT1621B/HT1622/HT1623/HT1625/HT1647...)
HT70xx系列 电压检测芯片
HT71xx 30mA稳压芯片
HT75xx 100mA稳压芯片
HT73XX 250mA稳压芯片
HT72XX 300mA稳压芯片
HT78xx 500mA稳压芯片
时钟芯片(HT1380/HT1381/SHT1302)
编解码IC (HT12A/HT12D/HT12E/HT12F)
通讯 集成IC(HT9XXX系列)
移动电源、充电宝方案
DC/DC(升压/降压)
遥控/通信IC

半导体业复苏信号隐约可见 低成本策略仍将持续

半导体业复苏信号隐约可见 低成本策略仍将持续
出自:中国电子报 编辑:俞文杰

 


尽管华尔街的分析师们还在为全球经济寒冬是否已到尽头而争论不休,但冻僵的半导体业却已开始显露出些许苏醒的迹象。从今年**季度的情况看,尽管现在断言半导体产业已经触底反弹还为时尚早,但各大厂商发出的积极信号让人看到了复苏的希望。 
 
止跌回稳初现复苏曙光

进入2009年后,手机、笔记本电脑等产品市场开始出现急单回补效应,急单的不断涌现正是半年多以来系统厂商执行“低库存”策略的必然结果。英特尔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保罗?欧德宁表示:“我们相信PC销售在**季度已经触底反弹,整个产业正在恢复到正常的季节性模式。”尽管英特尔今年**季度的销售收入比去年第四季度仍下降了13%,但年初欧德宁作出的“不排除2009年**季度亏损”的悲观预测并没有成为现实。英特尔预计第二季度收益将大致与**季度持平。“英特尔已经很好地适应了当前的经济环境,出色的执行力和灵活性使我们获益匪浅。”从欧德宁的讲话中可以听出,业界领头羊的信心正在恢复。

同样开始重拾信心的还有模拟器件领域的龙头企业TI(德州仪器),该公司在今年**季度的营业额和利润都超出业界预期。据TI总裁兼首席执行官RichTempleton介绍,在经历了两个季度的暴跌之后,市场对TI产品的需求量开始回稳,很多客户都开始增加订单,因为他们降低库存量的速度已经开始放缓。在该季度,TI的库存量大幅减少,库存总额比上季度下降了2.77亿美元。Templeton表示:“我们降低库存量的计划已基本完成。预计第二季度的产量将比**季度有适度的上升。”

晶圆代工业也透露出积极的信息。台积电财务长兼发言人何丽梅表示,虽然全球经济仍然持续衰退,但一些经济稳定的指针已经开始显现;在中国大陆推出了许多刺激经济的政策的同时,许多公司也开始推出新产品,诸多因素使得订单有了显著增长。台积电预计今年第二季度的业绩将强劲复苏,而今年下半年的总体营运表现也将明显优于上半年。

SIA(半导体行业协会)的报告显示,今年3月全球半导体市场销售额达到147亿美元,尽管同比下跌了30%,但比今年2月的142亿美元增长了3.3%。半导体业内专家莫大康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的情形看,还不能断言半导体产业已经触底反弹,但止跌回稳的趋势已经十分明显。

降低成本仍是主要诉求

然而全球半导体产业依旧脆弱。急单的涌现只反映了系统厂商有意愿填补库存,并不意味着消费需求已经回升;而近期甲型H1N1型流感的流行,也增加了全球经济的不稳定因素。“在这个时候,只要市场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对半导体产业造成很大的影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莫大康也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表示担忧。的确,从各大公司**季度的表现来看,全球半导体产业仍在钢丝绳上小心翼翼地前行。

尽管TI**季度业绩优于预期,但Templeton依旧出言谨慎。“对于持续低迷的全球经济我们仍然敏感。”Templeton表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将保持运营的灵活性,以便能对市场的变化作出快速反应,无论这种变化是上升还是下降。”

降低成本仍是大多数半导体企业的主题词。通过削减库存和降低产量等举措,英飞凌在今年**季度(该公司2009财年的第二季度)将净营运资本削减了7200万欧元。英飞凌首席执行官PeterBauer表示:“我们的节支举措取得了良好进展……在2009财年上半年期间,我们为限制自由现金流出,大幅缩减了资本支出与营运资本。最终,我们成功实施了英飞凌有史以来最具成效的节支计划。”

意法半导体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arloBozotti也表示:“通过重组制造业务,降低营业支出,我们在降低成本上取得了稳定的进步。在**季度,我们关闭了在摩洛哥的AinSebaa封装厂,4月中旬,我们关闭了在得克萨斯州卡罗敦的晶圆制造厂。总体上看,2009年**季度,我们人员减少了3200人(不包括无线业务合资公司)。”由此可见,尽管全球优越的半导体企业对市场前景表示乐观,但在具体行动上还是非常谨慎。

DRAM整合走到十字路口

存储器市场是半导体产业在此次国际金融危机中的“重灾区”。从财务报表来看,排名全球前三位的DRAM厂商三星、海力士和尔必达的表现都不理想。在今年**季度,三星电子半导体业务的亏损额从上季度的6900亿韩元降至6700亿韩元,但销售收入也从5.35万亿韩元降至5.22万亿韩元;在该季度,海力士的亏损额为1.18万亿韩元(8.81亿美元),与去年第四季度的1.69万亿韩元相比也有所降低,但仍高于2008年**季度的6.75亿美元;从尔必达公布的截至3月31日的2008财年报表来看,该财年净亏损为1800亿日元,亏损额度超出了业界预期。

不过,DRAM市场近期也传来了好消息,现货市场的内存芯片价格在过去两个月内呈迅猛增长的态势。莫大康告诉本报记者,主流1GBDRAM芯片平均现货价格已经从低谷时期的0.5美元上升到1.2美元,尽管比起1.5美元的成本价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已经连续10个季度遭遇产品价格下跌的DRAM企业终于从产品价格的走势上看到了赢利的希望。

正因为如此,我国台湾地区存储器产业出现的新动向就颇耐人寻味。据莫大康介绍,今年年初,台湾当局为了救助岛内的DRAM产业,成立了TMC(台湾存储器公司),但秉承“只救产业,不救企业”宗旨的TMC并没能扮演台湾DRAM产业的“救世主”角色,其与尔必达关于技术转让的合作近期也出现变数。如今,岛内DRAM企业只好各出奇招,寻求“自救”,如台塑集团宣布,美国的美光公司将**转移技术给台塑集团旗下的华亚科、南亚科两家DRAM厂。岛内企业各行其是,使得台湾当局试图借TMC平台整合岛内DRAM企业的构想恐怕难以实现;而近期内存芯片价格的上扬让企业看到了获救的希望,TMC的地位就更显尴尬。在奇梦达宣布申请破产保护之后,全球DRAM产业的新格局正在重塑过程之中,企业间的合纵连横走到一个十字路口。

上海集驰电子有限公司   电话:021-54939377   传真:021-54939344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宜山路810号      邮编:201102   沪ICP备14013774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7229号